一条河的变化,推行河长制

作者: 农业  发布:2020-01-23

图片 1

巡河怎么巡?据曹阳飞介绍,在河道巡查过程当中就打开APP,发现问题后不用发短信也不用打电话,简单拍照取证上传,自己处理不了的就交办给上一级河长。如果村级河长、镇级河长都处理不了的,就上报区级河长。

有问题找河长,五级河长守水有责,“多龙治水”变“一龙管水”

这只是湖南省全面推行河长制、3.57万余名河长实现全省河湖管理保护责任全覆盖的一个缩影。

在土坡河流经的华塘镇石山头村,河道保洁员不仅有杨诗白这位老村干部、老党员,还有比较年轻的贫困户廖识助。

所谓“河长制”,即由中国各级党政主要负责人担任“河长”,负责组织领导相应河湖的管理和保护工作。至2017年底,湖南已全面建立覆盖全省江河湖库的五级河长体系,提前完成中国政府确立的2018年底前全面建立河长制工作目标。

去年8月,吴春生被聘为村里河道保洁员,他很在意这份新职业:“有工资、有保险,能给大家干点事儿。”

湖南“一张图”推行河长制 “一拳发力”守护一江碧水

怎样才能让群众接受河长制,树立保护河流的意识呢?谭小英左思右想,想到了把扶贫与护河这两项工作结合起来。于是她找到了廖识助,这个起初非常反对河长制的贫困户,竟然欣然同意当河道保洁员。“我当保洁员,既在家门口增加了收入,又让村里的环境变好了,当然乐意啊!”廖识助说。

“咔嚓”一声,再轻轻一点,不到三秒的时间,湖南郴州北湖区华塘镇河长办的工作人员曹阳飞就通过手机在河长制APP上向村级河长反馈了自己巡河时发现河边有少量生活垃圾存在的问题。几分钟后,当地村支书和保洁员就收到交办通知,赶到现场进行了处理。

在靖安县,河长制倒逼产业转型。王仕钦介绍,以前养猪业排污多,现在新发展的生态养殖场,有净化池、沼气池,通过循环经济基本实现了零排放。过去水面养殖饵料多,影响水体质量,现在人放天养。大多散养户退了出来,逐步到园区就业。

为增强治理的整体性、协调性,湖南以洞庭湖生态环境整治、湘江保护与治理为契机,推动治理经验向“一湖四水”延伸。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土坡河上白鹭翻飞,鱼翔浅底,夏季更是村里孩童戏水的乐园。90年代后,两岸办厂的、养猪的,河里挖砂的、炸鱼的等等,导致河水开始变色变味,到了2000年后,就再也看不到人们下河游泳了……”在土坡河岸边土生土长的退休教师侯建中介绍,“2017年以来,政府取缔了两岸的造纸厂、选矿厂、养猪场,委任了河长,聘请了河道保洁员,还配置了垃圾桶、垃圾车等设备,水质得到根本改善。如今,你看这水,又变清了!感谢政府把青山绿水还给了老百姓!”

地处洞庭湖畔的岳阳全面推进“河长制”,一手抓科学治理,一手抓管理保护,“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换来湖晏河清。入夏时节,东洞庭湖7个水质监测断面达标率提升到85.7%,湿地保护率76.6%,越冬水鸟数量创近10年之最,洞庭湖江豚种群已稳定在100至120头之间。

制度保障跟上。江西在全国率先实行全境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覆盖全部100个县,今年筹集补偿资金20.91亿元,对水质改善好、节约用水多的地区加大补偿;对发生重大环境污染事故或生态破坏事件的地区,扣除当年三成到一半补偿金。各地建立生态文明考核评价体系,逐步提高生态考核权重。

湖南探路“互联网+”治河之道,在媒体设置“随手拍”栏目,将社会公众想反映的河湖问题以照片形式上传,省河长办再对反映的情况进行核实、处理。

别看现在的河道保洁员非常轻松,早两年可辛苦啦!每天从早到晚捡垃圾,每次涨大水后,从上游冲下来的垃圾更是成堆成堆的,两个保洁员清理不完,村里还要临时请劳力来帮忙呢!“现在就是涨洪水也没有多少垃圾了,说明我们的土坡河从上到下一路都很干净了。”谭小英说。

据统计,2017年以来,湖南各级河长累计巡河达162.98万人次,开展督察1810次,下发督办函、交办单等1100余件。

“河长制”渐渐改变了村民习惯。王模新感慨:“以前没人管,垃圾你扔我也扔。现在有专人监管,保洁员每天下河打捞,大家也不好意思再乱扔乱排了,基本捞不到塑料袋、塑料瓶等白色垃圾了。”

2016年1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全面推进河长制的意见》。至2017年底,湖南已全面建立覆盖全省江河湖库的五级河长体系,提前完成《意见》确立的2018年底前全面建立河长制工作目标,得到中央肯定,并多次在全国会议上作典型经验推介。

土坡河,发源于郴州市北湖区保和瑶族乡仙鱼岭瑶族村正冲,依次流经北湖区保和乡、桂阳县正和镇、北湖区华塘镇,从华塘镇三合村汇入西河,是西河的一级支流,全长30公里。她虽然是一条名不见经传的普通河流,却是两岸村庄的“母亲河”。

这只是湖南省全面推行河长制、3.57万余名河长实现全省河湖管理保护责任全覆盖的一个缩影。

综合整治乌沙河,南昌市新建区成立“河湖长制”办公室,实施河道疏浚、全线截污、两岸堤防硬化,工程、生态、管理措施齐发力,开挖新河道,植入14.5公里城市园林,解决了防汛问题,而且严控排污口,让污水不再排入乌沙河。保护一河清水,乌沙河实现防洪、景观、休闲、亲水、旅游“五同步”,岸边成群的鹭鸟又出现了。

巡河怎么巡?据曹阳飞介绍,在河道巡查过程当中就打开APP,发现问题后不用发短信也不用打电话,简单拍照取证上传,自己处理不了的就交办给下一级河长。如果村级河长、镇级河长都处理不了的,就上报区级河长。

2017年以来,该区全面推行河长制,集中人力、财力、物力,真正落实河长制。全区从区到乡镇都成立了河长办,共明确区级河长15人,乡级河长46人,村级河长96人,实现了三级河长全覆盖,并建章立制、明确了各级河长责任,将河长制工作纳入年终考核。同时由财政每年拨出200万元,配备河道保洁员185名,建立健全了河道保洁长效机制。

湖南开启掌上治水时代 河长“打卡”守护一江碧水

保持良好的河湖生态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江西的河长制坚持问题导向,把影响河湖生态的问题消除在萌芽状态。

5452名民间河长及不同群体的志愿者也成为湖南推行河长制的一股重要力量,全社会广泛参与、共同护水治水的架构基本形成。

北湖区河长办工作人员首林春介绍,根据《北湖区2019年度河长制争先创优实施方案》,目前该区的重点任务已经完成了城乡饮用水卫生监测点、“清四乱”专项整治行动及土坡河确权划界、样板河建设等工作。相信不久的将来,水更清、山更绿,人们的家园更美好!

作者 卢文伟

非法采砂是困扰赣江多年的痼疾。南昌市长郭安担任赣江南昌段“河长”后,先啃的就是这块“硬骨头”:铁腕治砂,关停清理400多家砂场,将涉事人员移交司法,明确各部门权力和责任清单,河道非法采砂很快得以整治。

图片 2洞庭湖吸引了众多鸟类栖息。 杨华峰 摄

内容摘要:这是一条美丽的河流。河面上,碧波涟涟、鸭群嬉戏;岸边,农妇在清清河水中浣洗,即便已经入冬,两岸依旧满眼绿意。以前我每天要捡这是一条美丽的河流。河面上,碧波涟涟、鸭群嬉戏;岸边,农妇在清清河水中浣洗,即便已经入冬,两岸依旧满眼绿意。

此外,5452名民间河长及不同群体的志愿者也成为湖南推行河长制的一股重要力量,全社会广泛参与、共同护水治水的架构基本形成。

量水而行,以水谋发展,越来越多的地方向绿色转型。为保生态,寻乌县三标乡3年没有新建一个养殖场,没有引进任何工业项目,除一级水源区全部退果还林外,其他区域逐步减少高耗水、打药多的作物,改种猕猴桃、鹰嘴桃等施肥少的果类。新干县沂江乡推广“鱼—菜共生”生态养殖,不施肥,不打药,水面上空心菜、水芹菜长得绿油油,水下鱼儿长得快、品质好,一亩节本增效2000元。樟树市把种庄稼变为“种风景”,将中国古海、“农业两区”、公式皂山景区等景区串点成线,今年上半年实现旅游收入27亿元,同比增长21%。

据统计,2017年以来,湖南各级河长累计巡河达162.98万人次,开展督察1810次,下发督办函、交办单等1100余件。

“以前我每天要捡几大袋垃圾,现在一天拿个小袋子捡,也不要换袋子了。”11月27日,在土坡河岸边,河道保洁员杨诗白告诉我们。

湖南探路“互联网+”治河之道,在媒体设置“随手拍”栏目,将社会公众想反映的河湖问题以照片形式上传,再由省河长办对反映的情况进行核实、处理。河长制综合管理信息系统集河湖信息、河长巡河、任务落实、统计考核、举报监督等功能于一体。今年7月起,各级河长要使用手机APP进行巡河并及时“打卡”。

源头重治,系统共治,把影响河湖生态问题消除在萌芽状态

“守护好一江碧水,为三湘大地留下记得住的乡愁!”湖南省河长办相关负责人表示,接下来将继续坚持问题导向,注重系统治理,加快推进建立湖长制工作体系,确保河长制湖长制在湖南落地生根。

“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我们就是要坚持贯彻新发展理念,坚持走可持续发展道路,打好绿色发展组合拳,构建好和谐共生的生态文明体系。”北湖区委书记、郴州经开区党委书记蒋利民说。

河长制体系全面建立之后如何推动河长有效履职?湖南率先破题,全国首创请总河长发号施令。由省长、省总河长许达哲签发的四道省总河长令,第一道便是将各级河长“赶到”河堤边“巡河”。

治水是个系统工程,靠一个部门、一项措施单打独斗不行,需要多措并举、协同推进。

地处洞庭湖畔的岳阳全面推进“河长制”,一手抓科学治理,一手抓管理保护,“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换来湖晏河清。入夏时节,东洞庭湖7个水质监测断面达标率提升到85.7%,湿地保护率76.6%,越冬水鸟数量创近10年之最,洞庭湖江豚种群已稳定在100至120头之间。

华塘镇的河长制工作是北湖区的一个缩影。“我们的各级河长层层压实责任,层层履职尽责,通过线上线下两种形式结合治理河道,高质量推进河长制河长治。”北湖区委副书记、区长,郴州经开区党委副书记、管委会第一主任王洪灿说。

地处长江中游的湖南,长江流经河段长163公里,与洞庭湖相连相通,是极其重要的天然生态屏障。有了河长,“九龙治水”变为“一拳发力”,上下游的协作机制也逐步建立起来。

河长制带来明显变化,靖安的水越来越清了,全县河流水质均达到Ⅲ类以上。

有了河长,“九龙治水”变为“一拳发力”,上下游的协作机制也逐步建立起来。河长制体系全面建立之后如何推动河长有效履职?湖南率先破题,全国首创请总河长发号施令。由省长、省总河长许达哲签发的四道省总河长令,第一道便是将各级河长“赶到”河堤边“巡河”。

北湖区境内河流众多,是湘江、北江两大水系的发源地之一,辖区内主要有西河、土坡河、郴江、燕泉河、同心河、寒溪河等33条主要河流及15座水库。

中新社长沙8月3日电 题:湖南开启掌上治水时代 河长“打卡”守护一江碧水

因水而兴,靖安旅游业逐渐成长为主导产业。继“天然氧吧”之后,开发了金罗湾、神仙谷、虎啸峡等漂流项目,发展了娃娃鱼、三文鱼、大闸蟹等生态养殖业。今年上半年,全县旅游综合收入8.57亿元,同比增长50%。

据悉,在生态环境部刚刚发布的全国地表水环境质量状况通报中,湘江流域157个省控考评断面上半年水质总体为优。Ⅰ~Ⅲ类水质断面151个,占96.2%;Ⅳ类水质断面6个,占3.8%,其中干流39个考核断面的水质全部达到或优于Ⅲ类标准。与全国十大江河流域水质相比,上半年湘江流域Ⅰ~Ⅲ类水质断面所占比例比十大流域高22.9%,劣Ⅴ类比例则低7.2%,水质明显优于十大流域整体水平。

“我镇所有大小河流、水库都落实了河长制,凡有河流经过的村庄都有村级河长和河道保洁员。我们不仅经常巡河,还利用周末组织志愿者开展宣传和环保活动,极大提高了村民的环保意识,改变了一些陈规陋习。”华塘镇河长办副主任曹阳飞说。

今年3月,湖南省河长制综合管理信息系统上线,将河湖水资源治理集成为全省“一张图”,利用手机APP显示断面数据、水功能区、河长公示牌等,河湖信息实时全掌握,实现不同流域的河长协同办公,开启掌上治水时代。

江西河网密布,全省共有大小河流3700多条,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河和鄱阳湖,这“五河一湖”构成一张大水网,滋润着赣鄱大地。如何管好水系繁杂的河湖,江西探索全境实施“河长制”。

中新网长沙8月2日电 “咔嚓”一声,再轻轻一点,不到三秒的时间,湖南郴州北湖区华塘镇河长办的工作人员曹阳飞就通过手机在河长制APP上向村级河长反馈了自己巡河时发现河边有少量生活垃圾存在的问题。几分钟后,当地村支书和保洁员就收到交办通知,赶到现场进行了处理。

尤其是2018年6月,北湖区在全市率先推行使用河长制APP以来,更是让河流水体的保护搭上了科学现代化的快车。各级河长在巡河时打开手机APP,发现问题就拍照通知下级河长、河道保洁员及时处理,如果镇、村两级处理不了的问题,则直接通过APP上报到区级河长办甚至市级河长办,上级河长很快就可以在这个系统里处理,工作效率大大提高,真正实现了“掌上治水”。

保护水生态,会不会影响地方发展?“河长制不是要把流域管死,而是在保持河流健康生命基础上,追求更高层次、更可持续的发展。”罗小云说。

湖南省河长制综合管理信息系统让巡河更高效。该系统集河湖信息、河长巡河、任务落实、统计考核、举报监督等功能于一体。今年7月起,各级河长要使用手机APP进行巡河并及时打卡。

“开始搞河长制时,我经常骑着电动垃圾车,一边在各个村组转,一边播放广播,宣传河长制,发现有人往河里倒垃圾等不良行为就马上制止、劝导。”石山头村支书、土坡河村级河长谭小英说,“可有的群众不理解,说我们是做空事,管闲事。”

源头重治,壮士断腕。在南昌市,今年上半年拆除、搬迁的畜禽养殖面积达185万平方米,关停并转了1000多家养猪场,基本切断农业污染。在宜春市,禁养区内养殖场已全部关闭,限养区不再增扩养殖场,832座水库已全部实行生态放养。

今年3月,湖南省河长制综合管理信息系统上线,将河湖水资源治理集成为全省“一张图”,利用手机APP显示断面数据、水功能区、河长公示牌等,河湖信息实时全掌握,实现不同流域的河长协同办公,开启掌上治水时代。

侯建中的话道出了两岸村民的心声,而这些都有赖于河长制的推进和落实。

这是江西水生态治理的一个缩影。

图片 3

罗小云说,到2020年,江西将实现“五河一湖”自然岸线保有率90%、重要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91%、地表水达标率80%以上、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水质达标率100%,基本建成河湖健康保障体系和管理机制,基本实现河畅、水清、岸绿、景美。

河长制工作的全面推进,如何与新时代接轨,不断提升品质、提升效率?

“水净了,鱼多了,这才像小时候的北潦河!”江西省靖安县双溪镇大桥村村民陈声龙感叹。

一艘客轮驶过湘江橘子洲头。 卢文伟 摄

倒逼转型,全境生态补偿,2020年重要水功能区水质达标率91%

“把河道当街道管理,实时图像每天都发微信朋友圈,河流出现问题,小事镇里解决,处理不了的立即上报,县里协调相关单位,上下联动快速处理。”双溪镇副镇长钟有国说。

2015年靖安县在江西率先启动“河长制”试点,保洁员上岗、河道治理,短短一年多,河面上垃圾难觅。

靖安在全省率先实施城乡垃圾一体化处理,建成镇村生活污水处理站28座,改厕1万余户,建设沼气池1.2万余个,基本做到污水不直接排入河中。

在试点基础上,去年底江西在全境设立省、市、县、乡、村五级河长,由省委书记担任总河长,7位省领导担任省级河长,其他河流设立88名市河长、822名县河长和万余名乡、村河长,层层包干,河流管理纳入政绩考核。

“河长制核心是行政首长负责制,管好了,计功劳;管不好,要追责。从‘多龙治水’到‘一龙管水’,河长守水有责,成为水生态治理的关键抓手。”江西省水利厅厅长罗小云说。

为治理水生态,江西全境实施“河长制”管河道如街道 当河长保水清

然而,治水不只是河道清洁,污染排放怎么办,非法捕捞谁来管?

北潦河自西向东,从群山中蜿蜒流过。这些年村里人富了,河水却变脏了,垃圾成堆、腥臭难闻,这条家乡河成了大桥村民心里的痛。

系统共治,江西坚持“治污水、护好水,保水质、降水耗,控源头、管全程”。40公里长的乌沙河,是南昌城区重要的泄洪河道。过去河道狭窄,水质像墨汁一样,是水生态的“伤疤”。“河里什么垃圾都有,味道太臭了,不要说到河边来了,就是在乌石桥头都不愿多待。”居民熊世明说。

靖安县水务局局长王仕钦直言,以前年年治水,年年反弹,根本原因在于体制不顺。跟很多地方一样,靖安涉水部门10多个,“环保不下河,水利不上岸”是长期的尴尬。

“必须摒弃‘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从长远看,保护好水资源才是造福子孙的大事。”湖口县县委副书记鲍成庚介绍,如今在湖口,环保不达标项目坚决不引进,提高环保标准,倒逼企业引进新工艺、新技术。去年全县清理违规建设项目97个,关停取缔3家,因环境隐患否决26亿元的项目落户。

大桥村河长、村支书王模新坦言压力:“有问题找河长,河道环境马虎不得,一旦被投诉是要问责的。”每天下班,他都会沿河岸巡查一圈。

河长制直面体制顽疾,全县编织起一张覆盖河湖的责任网:县委书记担任总河长,4名县级河长、11名乡镇河长、82名村级河长,200多名专职保洁员,合力治水。

拎上网兜,划着竹筏,大桥村村民吴春生又开始一天的工作。“北潦河在我们村有1.5公里,就像打扫街道,每天一早一晚两次,把水面的垃圾打捞干净,集中送到镇上的垃圾站。”

本文由ju111手机版备用发布于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条河的变化,推行河长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