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东北小山村的,搭载着申办冬奥的脚步

作者: 林业  发布:2020-01-22

“没有哪个冬天像今年这么盼着下雪!”王崴子村村民林娟对记者说,“这个冬天,每次下雪都等不到雪停,村里的男女老少就开始把村里的雪往龙道沟里面运。”林娟所说的龙道沟是2014年在时任村委会主任林玉安张罗下,全村1000多人集体入股打造的休闲旅游景区。从2016年开业以来,龙道沟就成了全村人最上心的地方。

河北日报、河北新闻网记者周聪聪 王雪威

图片 1忙碌的雪圈传送带。石延寿摄

王崴子村地处长白山余脉的辽宁省本溪满族自治县碱厂镇,是一座只有420户庄稼人的小村庄。“若在以前,大雪封山后,没人会到这山沟里来,而如今村民们你一锹、我一铲,修出了一条1000多米的雪道,谁也没想到这里的冰雪旅游在冬天异常火爆。”林玉安越说越兴奋。

2015年1月6日,瑞士洛桑当地时间11时,国际奥委会总部的顾拜旦厅,一套2022年冬奥会申办报告被正式递交到国际奥委会。尽管这一过程仅有短短的3分钟,但它却标志着京张联合申办工作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2015年7月31日,2022年冬奥会举办地将在国际奥委会全会上最终投票产生。

大年初四,从西宁驱车40多分钟,记者来到民和回族土族自治县古鄯镇药泉山下的山庄村。今年冬季,这个小山村突然热闹了起来,尤其是过年这几日,村民们一改往日的走家串户,吃喝谈闲,而是各自忙碌着,有劈柴、烧火做饭的;有打扫房间,挂起红灯笼喜迎宾客的;还有在景区疏导游客、做好服务的……忙得不亦乐乎。

“这个雪道有坡度还有拐弯,速度很快,很刺激。”来景区滑雪的李海涛刚从滑雪圈里站起来,就迫不及待地往坡上走,准备再滑一趟。和他一起来的还有6岁的小孙子。李海涛告诉记者,春节到现在他已经来了3次,每次回去,孙子都说没滑够还要来。

2022,一个原本还略显遥远的年份,如今已经变成崇礼这个人口不过12.6万的张家口北方小县最迫切的憧憬。

原来,山庄村里新建了一个以滑雪、玩雪为主,以民俗、农家乐为特色的冬季旅游地——冰雪大世界,村民们有的到景区上班,有的则在家里忙着接待游客,把“猫冬”变成了“冬忙”,呈现出一派过年农家增收“不打烊”的乡村新景象。

王崴子村曾有大大小小60多个煤矿,全村85%的村民端的都是“煤饭碗”。村民们觉得挖煤风险大,上班时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他们也不想再挣这“黑钱”,但一直找不到新的出路。现为龙道沟景区董事长的林玉安说起靠挖煤起家的往事感慨万千:“靠矿山吃饭,就怕出事,半夜里听见手机铃响都害怕。我管理六七个矿,但一年只产15万吨煤。前些年,国家加大治理力度,小煤矿陆续被关停,2007年我也下狠心给关了。刚关的时候还有点失落,不知道以后能干啥,谁知道机遇就孕育在10年前的一步‘闲棋’之中。”

如果2022年冬奥会申办成功,哪些项目将在崇礼进行?近20年来冰雪产业的发展为崇礼带来了什么?对已经到来的冰雪运动和尚未到来的冬奥会,普通崇礼人又有怎样的感受和期盼?

走进山庄村的冰雪世界,只见一望无际的皑皑白雪,干净而湛蓝的广阔天空,放眼望去百米宽的雪道上,到处是滑雪者或轻灵,或笨拙的身影,虽然扑面而来的是冬季凛冽的寒风,然而,游客们还是陶醉在冰雪世界带来的欢乐中。

林玉安所说的“闲棋”就是龙道沟上漫山遍野的林子。10年前,王崴子村很多村民打起了砍伐林木的主意,最疯狂的时候,成规模的盗伐队就有4支,将近100人。作为村委会主任,林玉安觉得这么砍下去不是事。不过顶住了巨大压力的林玉安到底还是保住了林子,王崴子村的生态渐渐得到修复,一年四季都是景。

隆冬季节,记者在崇礼发现,搭载着申办冬奥的脚步,很多普通人的生活轨迹和视野正在跨出山坳,续写起一段现实版的冰雪之缘。

从银川市自驾车来这里游玩的曹海龙高兴地说,趁着过年假期,带着家人来这里滑雪,既亲近了大自然,又锻炼了身体,别有一番乐趣啊。

依托10年积累下来的森林资源,龙道沟走上了一条生态旅游之路。除了冬天能滑雪,秋天里放眼望去,满目深红出浅黄,吸引着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前来参观。

等申奥成功了,俺们枯杨树就像鸟巢、水立方一样有名了

“这里是一个让人来了就不想走的好地方。”来自上海的游客张嘉阳意犹未尽地说:“我们打算留宿在周边村子的‘农家乐’,这样不仅可以玩得尽兴,还能品尝到当地的特色美食,体验一下农家的民俗风情。”

有了产业带动,村民日子越过越红火。本溪县委书记何庆伟认为,王崴子村为增加集体收入、致富一方百姓、实现乡村振兴提供了一条新路径。他说,这个村过去靠山吃山,干的是挖煤、砍树的活儿,做的是破坏资源、污染环境的营生,挣的是不光彩的“黑金”。现在村民摇身一变成了股东,虽然还是靠山吃山,但靠的是冰山雪山、绿水青山,挣的是符合可持续发展理念的“白金”,大家心里头敞亮。

看到山顶上插着的红旗和绿旗了吗?那中间的地方就是将来的跳台滑雪场。对于崇礼县枯杨树村西边山坡上的碗状地形,60岁的村民安风山乐意不厌其烦地引着每个问起的外来人站在村边上眺望。

堆雪人、打雪仗,坐雪橇、滑雪道;人们欢呼着、追逐着、嬉闹着,一串串笑声让这座小山村变成了冬季里的“欢乐谷”。

隆冬时节,枯杨树村村外的山上一片枯黄,远远望去,山坡上一个朝东和东南的天然碗状地形清晰地出现在视野中,视线顺着山坡一路向下,是绵延于村北的一片平坦缓坡。

冰雪大世界的景区负责人告诉记者,这里在春夏季,原是一片花的海洋,吸引着众多游客前来欣赏田园美景,感受乡土乡情。为了打破往年冬日里的冷清,去年底,景区又在七里花海中建造出了冰雪大世界的新景象,200米长的三级雪道滑雪场、雪橇滑雪场、雪地转转儿童游乐区;由东北冰雪艺术专业团队雕塑的“二龙戏珠”、福娃迎春等雪雕景观……既弥补了民和县冬季没有旅游项目的短板,又为当地村民带来了依靠冬季旅游增收的新模式。

等申奥成功了,俺们枯杨树就像鸟巢、水立方一样有名了!

在滑雪场内外,雪圈传送带前后,滑道中间……还有一些忙碌的身影,他们是在景区工作的当地村民,“我们既要让游客玩得开心,也要做好服务保障工作,让他们玩得安心。”村民杨海梅一边说着,一边帮扶着几名孩子平稳地站在传送带上。

按照申办冬奥会的规划,崇礼将承办所有雪上项目比赛,包括单板滑雪、自由式滑雪、越野滑雪、跳台滑雪以及冬季两项的比赛。位于崇礼县城以东23公里的枯杨树村,将是未来的北欧中心跳台滑雪场的所在地深居山坳的枯杨树村因此突然变成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据了解,景区冬季开放以来,像杨海梅这样来景区务工的村民有20多人。

跳台滑雪被称作勇敢者的运动,也是冬奥会最具观赏性的雪上项目之一在利用山势特别建造的跳台上,运动员不带雪杖,只着专用滑雪板,在助滑路上取得高速起跳,在空中高高腾起,飞行一段距离后着陆。而根据张家口市申奥委员会的描绘,为取得运动员在灯光下飞过夜空的震撼视觉效果,届时的跳台滑雪比赛极可能在晚上举行原本籍籍无名的枯杨树村,确实有可能以这样抓人眼球的方式出现在万众瞩目的聚光灯下。

离滑雪道不远处,还有三两位村民正在一台造雪机前忙活着。

站在山脚下,哪怕只是掏出相机拍照的功夫,指尖都会被低温冻得麻木,但山坡里凹陷的碗状地形却能完美地规避西北风对跳台滑雪项目而言,这里的地形地貌简直是天造地设。根据规划,这里的自然地形足以支持开发一个顶端海拔1780米的大跳台、一个顶端海拔1760米的普通跳台以及一块位于山谷谷底的平坦着陆区,而坐席区就位于山脊顶附近。

“这造雪机操作起来容易吗?”“怎么不在家暖暖和和过年,要在景区冻手冻脚地干活儿啊?”

这上面都画着呢!在枯杨树村一个闲置的房间里,安风山费力地搬动叠放着的八九个《张家口赛区总规划图》展牌向记者一一展示。虽然展牌采用了铝合金支架,但怕被大风刮坏,村里保护得很小心。不过同每个枯杨树村村民一样,安风山对这些关乎自己切身利益的规划早已了然于心。

村民毛财云说:“我家是村里的贫困户,去年一开春我就和媳妇来这务工,前后挣了三万多元,景区还流转了家里的3亩地,每年有个一千多元。”毛财云的脸颊冻得通红,他笑呵呵地说:“没想到,冬天也能挣到钱,我的日工资是150元,媳妇儿做保洁工作,一天120元,以前过年就是走亲戚,谝闲传,今年我们是抓紧时间多挣钱,天气虽冷,心里热乎着呢。”

展牌上,各种颜色、线条标识得密密麻麻,可安风山照样看得明白:我们的碗在这儿,这儿是跳台滑雪场。西南边这团蓝色的圈圈,就是越野滑雪场。安风山口中的圈圈其实是山地等高线,对规划的充分了解和关注已令这位老农开发出了自己的一套术语。

“古鄯镇山庄村是贫困村,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71户244人。”古鄯镇副镇长黄淑娟对记者说:“我们积极走‘企业+景区+贫困户’的旅游助力脱贫模式,让七里花海景区不仅成为美丽乡村建设中的一道靓丽风景,也成为旅游脱贫和乡村振兴繁荣的重要推手。目前,景区建设已带动发展贫困户19户,使66户普通家庭的村民实现了就近就业,人均月收入超过2400元。同时,近66.67公顷的土地流转费也成为当地群众稳定增收的途径之一。”

规划中的越野滑雪赛场将枯杨树村和村西北的太子城村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相距三四公里的两个村分布在一条南北走向的山脉两侧,从太子城村南面向东延伸到枯杨树村的山谷,则是越野滑雪赛场的理想位置,谷中坡度平缓,山谷边缘稍陡。竞赛赛道被主要设计在朝北的缓坡上,从而保持好的雪质和雪量,并且为起点和终点区提供精彩的视野。跳台滑雪赛场和越野滑雪赛场一气呵成,将成为一个非常紧凑的北欧滑雪赛场。

走出冰雪大世界,进入村庄,“农家乐”里也是一片欢声笑语,村民李秉正老人告诉记者,以前村里周边大多数地是荒坡荒滩,杂草丛生,现在开发成旅游景区,不仅让村里变得更美了,还为村民脱贫致富找到了新门路。

申奥要成功了,我们整个村就该搬了,对于我们这些老人来说,那就享福了。安风山说,离枯杨树村不远的一个村因为有开发商要建风情小镇,已经举村搬迁到县城,干净舒适的城市生活也正是他所向往的。

从村委会主任牛贵的介绍中,记者得知,小小的枯杨树村现有140户,344口人,年轻人在外打工的居多,经济收入在当地不算低。可和很多空心村一样,村里的房屋已显陈旧,主路也只一条三米多宽、凹凸不平的土路。

改种圆白菜后,种地收入高多了,可还是不稳定。安风山的儿子、闺女都在县城打工,只剩他和老伴在家侍弄着40多亩地,当地气候寒冷,经济作物一年只收一季,近几年盛行种圆白菜,前两年一斤能卖八九角,每年能挣七八万,可去年圆白菜没卖上价儿,一斤才一角钱,不仅一分钱没赚还赔了。

坐在枯杨树村村会计家的火炕边上,安风山搓着粗糙的手,自言这把年纪种这么多亩地实在力不从心,我们老俩儿也想安安生生享清福了,冬天也想住上暖气屋,这边儿实在太冷。即使加上柴火,安风山家每个冬天仅烧个火炕也要用将近一吨煤,但供暖能力仍然有限,火炕只是摸上去温热,室温并不足以让人脱下厚厚的羽绒服,进出屋时要格外注意将厚重的门帘关好以存蓄热量。同老人的愿望一样,安风山的孩子们也梦想有天能搬到县城,年轻人不像我们老一辈的,都不想种地了,在县城安了家,孩子上学也方便。

早先我真怕下雪,有时候下一晚上能有一米多厚,早上推门都推不开。有时候即便下得不大,可大风一吹,雪也堆得能有一人高,把路封得严严实实,没有铲车挖,十天半月也出不了村。雪带给安风山的记忆并不美好,可如今,一旦同申奥联系在一起,雪变成了宝贝、变成了财富、变成了安风山全家梦想的寄托。

除了年轻时当兵到过广州,安风山没怎么出过远门,平时最远也只是去张家口。如今,枯杨树村到崇礼、崇礼到张家口都已有班车,但原来,枯杨树村的人到25公里外的县城,只能坐着驴车去,交通曾一直牵绊着枯杨树村人走出去的脚步。

现在就盼着高铁站建到家门口呢。安风山的期盼并非空想。根据规划,连接北京和张家口的高速铁路将于2019年建成通车,届时北京至张家口的交通时间将由2个半小时缩短到50分钟。连接北京、延庆、张家口的京张高铁建设,不论是否申办奥运,申办能否成功,都将稳步推进。张家口市发改委表示。

这无疑令渴望实现交通大迈进的崇礼人吃了一颗定心丸。而如果申奥成功,按照规划,太子城将建成一个容纳近3000名运动员和官员的奥运村,总占地面积20公顷,届时,京张高铁在太子城南侧设的站点将大大方便当地人的出行。

舒适的生活环境、便捷的交通,种种申奥所能预见的改变,令安风山向往。虽然他并不完全知道冬奥是什么,却已经开始知道冬奥能为自己带来什么。

以前给了补贴都不想干,后来一分钱不补也要干

春节没到,黄土嘴村村委会主任岳志云已经开始忙着联系建筑队了:一开春,他要在自家院子里盖间歌厅!

来旅游、滑雪的,大多是北京的年轻人,爱玩。岳志云这样解释。对于雪经济这碗饭,黄土嘴村人不仅第一个吃上了,水平也越吃越高。

黄土嘴村距离崇礼县城5公里,往山上再走3公里便是崇礼县开办最早的大型滑雪场万龙滑雪场,站在村里,便能看到雪场洁白的雪道和上下穿梭的缆车。自2003年万龙滑雪场开始营业,黄土嘴村成为全崇礼县第一个开办农家乐的村,至今,全村开办农家乐已有30余家,全村人均收入由2003年的1000元上涨为7000多元。

2004年,岳志云在自家庭院里,办起了食宿均有农舍风格的家庭旅馆,起名为黄土嘴壹号院。

如今,走进院内的接待厅,近百平方米左右的过厅内摆放着跑步机、拉力器、台球桌、乒乓球台等运动器材。再往里,安静的过道两侧,是北方农舍的标配客房:双人火炕占了大半间屋,天然气供暖,热烘烘的,床单雪白,无线WiFi覆盖,独立卫生间里安装了抽水马桶和洗澡用的电热水器及一次性洗漱用品。这样的土炕标间淡季每日160元,旺季260元。我们也有床,但城里人来这儿专爱找土炕睡。

去年十一长假我在外地旅游,经理打电话着急跟我说住不开了,那也没办法呀。如今,壹号院共有37间客房,每逢夏秋两季周末,经常客满,必须提前电话预约。为提高管理,岳志云还专门聘请了经理,开出每月7000元的高薪。

这农家院前前后后投了600多万,都是我自己的钱。54岁的岳志云皮肤黝黑、身材高瘦,普通的农民打扮却掩饰不住言语间的土豪神气。不过,盈利都用来装修、扩建了。似乎怕露富,他又赶忙补充道。

不过,作为当初黄土嘴村带头开起农家乐的六户之一,岳志云几乎是迫于无奈干起这一行的。

2003年8月,万龙滑雪场正式营业,市里号召村里开办农家院为雪场提供配套住宿服务。时任村会计的岳志云完全是被赶鸭子上架。虽说当时政府依据经营规模大小,给每户配套了几千元、上万元不等的扶持资金,但很多人还是给了补贴都不想干。对于当时的不情愿,岳志云如今说起来还是不由撇了撇嘴,那时候没眼光,就想着滑完雪人家就走了,办了农家院,谁住啊?

虽然在万龙滑雪场之前,崇礼已建起塞北和翠云山两个雪场,当时的岳志云也还从未想过滑雪的兴起和自己的创富梦有何关联。

1996年,中国第一位全国滑雪冠军单兆鉴随投资人郭敬来到崇礼,当时年近半百的单兆鉴以最快的速度登上崇礼的茫茫群山后,便以一个滑雪冠军的眼光和理念兴奋地断言,崇礼是中国北方最理想的滑雪胜地。

就这样,在距县城二十公里的喜鹊梁上,郭敬投资十几万元请当地农民,以三五角钱一袋雪的价格,靠人工往山上背雪铺了一条300米的雪道。当时没有缆车,滑雪发烧友们每次从简易雪道上滑下来,需要再乘坐212吉普车上山。但这个距北京只有二百多公里的塞北滑雪场在当年冬天,便引得北京一些滑雪发烧友纷纷取消了东北滑雪的行程雪场当年净赚20多万元。

一年后,张家口市广播局投资建起翠云山滑雪场。其后几年间,我国第一座星级滑雪场、国内首家以滑雪为特色的国家4A级景区万龙,以滑雪旅游为主、避暑观光为辅的国家3A级景区多乐美地,河北省第一个现代化高原竞技训练基地长城岭三大雪场相继建成。

岳志云的壹号院最初只是自家老房子简单改造的:六间屋,一屋一个大火炕,每个炕上能睡5个人,晚上上厕所还要跑院子里。住宿条件虽然简陋,可2004年当年就挣了5万多。这一巨额收入令岳志云很吃惊。

贫穷曾一直困扰着黄土嘴村,因为家里穷得连碱面都买不起,岳志云18岁高中毕业后便远赴内蒙古的煤矿上卖苦力。2003年,黄土嘴村全村500口人,人均一亩地,年均收入仅1000元,村民们住的是土坯房,破的破、塌的塌。

这一下尝到甜头了,政府一分钱不补也要干!随着滑雪规模和档次的不断升级,崇礼远超黑龙江亚布力滑雪基地,至2006年左右已累计接待滑雪旅游者近400万人次。黄土嘴村的农家院发展到30多家,岳志云的农家院也由最初的6间房扩改为1亩地,再扩大为5亩地。

随着游客数量和要求的增多,为了提高本村农家乐的整体竞争力,2011年3月份,村里还专门成立了旅游协会,岳志云担任会长。协会负责规范价格,另外哪家住不下了也能协调着往旅客少的住。黄土嘴村的农家乐正向着规模化和专业化不断迈进,而这只不过是崇礼依靠冰雪实现经济起飞的一个缩影。

时隔十余年,崇礼焕发的生机令前来参加第十四届中国崇礼国际滑雪节的本报摄影部记者耿辉感慨。参加过第一届滑雪节报道的他至今还能背出当初本地人调笑崇礼县城的一段顺口溜:一条马路尽是坑,一个警察两头盯。百货商店一个人,蔬菜商场一捆葱。十字街头一盏灯,十五瓦的灯泡照全城。而今人口不足3万的崇礼县城,星级宾馆、饭店林立,高档雪具店随处可见,滑雪学校、冰雪博物馆犹如一座座地标般矗立在崇礼街头。2014年,全县接待国内外游客达到200万人次,同比增长26.9%。

要是冬奥会开到自家门口,来玩的人肯定更多,可这院子也就这么大了。最近,岳志云一直琢磨着,如果往后客人再多,就把平房拆了:盖他一栋三层楼!

如果没有滑雪,我可能也会像多数农村孩子一样去打工。出国?想都不敢想

能有顶跟飞行员似的的帽子,就是小时候在雪地里总被冻得耳朵通红的惠江最大的梦想。

今天,这个23岁的崇礼农家小伙差不多算是如愿以偿一顶所罗门牌专业滑雪头盔同样为他带来了恣意翱翔的畅快。

今年元旦一过,作为万龙滑雪学校的高级教练,惠江便开始了初中级小班教学的课程。这个轻松玩转小回转、大回转、中弯卡宾回转等潇洒滑雪动作的年轻教头,甚至还曾手把手当上了中国好舌头浙江卫视当家主持华少的教练。当冰雪由儿时的兴趣变成投身的职业,甚至带着自己第一次由山坳走出国门,命运女神的眷顾令这位黄土嘴村的年轻小伙子自己也觉得难以置信。

机缘始于一条雪场员工家属可以免费滑雪的优惠政策。

2004年惠江的父亲来到万龙滑雪场打零工,从小在雪地里摸爬滚打的惠江作为员工家属被允许免费进场滑雪。头一回穿着滑雪服、踏上雪板,都有点儿傻了,原来滑雪还有这么多讲究!激动不已的惠江一寒假有半个假期都待在雪场里。

如今,惠江在万龙滑雪场的教龄已有7年。2008年,当时在唐山一所职业中专学土建专业的惠江便开始利用寒假时间做起了教练。因为表现优秀,毕业后惠江由临时员工转成了雪场的正式员工,并有幸作为雪场选派的4名教练之一,在2013年12月赴日本北海道第一大滑雪场留寿都滑雪场做交流教练。如果没有滑雪,我可能也会像多数农村孩子一样去打工。出国?想都不敢想。惠江感叹道。

真见世面其实现在硬件上都差不多,但人家在技术和管理上确实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比方说咱们平时做大回转时要求胯部下压,但他们更强调膝盖收缩,减少胯部动作,滑出来协调性好、观赏性强。令他印象很深的是,每当看到有技术不熟练的游客穿着雪鞋踩着雪板乘坐缆车,日本雪场工作人员都会自觉地把低速运转等待乘客登厢的缆车速度降下来。

普通员工之间,即便不认识,见面时也互相鞠躬说辛苦了。3个月的交流期不长,但对日本教练的礼貌和守时,惠江印象很深。从日本回来,自觉提前十分钟上班成了惠江的习惯。

随着冷空气的持续入侵,地处燕山山脉西端、华北平原与内蒙古高原过渡地带的崇礼,白天气温已在-15℃左右,从2014年11月初以来,崇礼已经降下几场冬雪。每天清晨,万龙滑雪场内,造雪机从清晨开始向雪道喷洒新雪。朝阳辉映下,细雪漫天,犹如洁白的云雾,缭绕在如海浪般起伏的山间。此后,用专业滑雪装备武装完毕的惠江便进入自己的主场,开始了对游客的一对一训练。

我这个职业是面向所有人的,必须要学会跟人交流,必须用尽可能多的专业知识去充实自己。起初面对老外时惠江也有些不知所措,而现在每天下班后,学生时代曾对英语敬而远之的他,正坚持在电脑上利用翻译软件自学英语。

崇礼的气候很适合开展雪上项目。作为滑雪教练,惠江对滑雪条件的感知更加专业和灵敏,他告诉记者:独特的地理环境和自然条件使崇礼小气候明显,夏季雨量丰沛,冬季降雪明显。统计数据显示,崇礼一个雪季累计降雪量在1米左右,存雪期长达150多天,冬季平均气温为-12℃,平均风速仅为2级,山地坡度多在5度-35度之间,是开展雪上项目的理想地域之一。

京张联合提出申办冬奥会后,惠江变得越来越忙虽然按照京张申冬奥规划,张家口赛区的50个雪上项目比赛,近半位于云顶滑雪场的规划区域内,但是随着北京申办冬奥会的升温,越来越多赶来尝鲜的游客,早已惠及了惠江服务的万龙等崇礼各大雪场。

游客比去年同期至少翻了一番。据崇礼县长白银海介绍,从2014年11月以来,全县滑雪总人数已达39.5万人次,同比增长28.6%;全县游客接待总人数为60.76万人次,同比增长27.3%。

申办冬奥会不仅向人们勾画出将冰雪运动推广至数亿人的前景,也为惠江们的未来生活和职业目标提供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希望。

随着2022年举办冬奥城市揭晓日期的临近,只要晚上有时间,现在连惠江的爸妈都会和他一起凑到电视机前,收看张家口电视台的《申冬奥学英语》节目。如果申奥成功了,我们也都想着报名当志愿者呢!

本文由ju111手机版备用发布于林业,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东北小山村的,搭载着申办冬奥的脚步

关键词: